猎命人

神魔朝廷,气运崩毁,蟒雀吞龙。 武林夺兵部,魔门掌刑部,邪派据户部,地府执工部,妖族窃州府。 金銮殿中,满堂朱紫,妖魔傀怪;衮衮诸公,魑魅魍魉。 正经命术师李清闲深陷九龙夺嫡,得罪所有皇子,不过,为什么所有皇子都没有“真龙天子”命格? 等等,那位七公主怎么头顶一连串闪瞎眼的命格:“日月悬空”“天星神照”“天授圣图”…… 得罪权阉被庭杖贬官的县丞,竟然有“天命辅弼”“助宣重光”“三代朱紫”命格?雪中送点炭吧。 全家被流放的荣国公私生子入狱后流浪街头,身负“月朗天门”?雪中送点炭吧。 炭不多了怎么办?观命望气,定北侯府的庶子叶寒即将被天雷劈出神功,李侍郎家被嫡母赶走的私生子要买到文圣亲笔残册……
永恒之火东方玄幻

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

江离穿越过来,发现没有金手指,只能老老实实的修炼,五百年后,他成为九州最强者,突然出现一个系统,说能帮宿主从练气期逆袭成为九州第一人。 江离看着第一个任务,陷入沉思。 “请宿主打败你的堂哥(练气六层)。” “你这系统延迟的挺严重啊。”
最白的乌鸦修真文明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

做人难,做狐更难。 宫梦弼只好抱紧泰山娘娘的大腿,考上仙官再说。 狐狸嘛,要的就是广结缘才好修仙。 只是人们后来才发现,怎么天下之大,处处都这狐狸的影子。
喵拳警告古典仙侠

洪荒:玄门大师兄

一个现代灵魂重生三清成圣之前,成为昆仑山顶一株仙杏,恰逢元始天尊开山收徒之际化形而出,敲响金钟玉磬成为三清座下首徒,被赐名玄诚子。 为了立住自己“玄门大师兄”的人设,玄诚子不遗余力地维持玄门稳定,不让三清分家,没想到不知不觉间却影响了洪荒大势。 天庭仙班神职大量空缺,引发封神大劫? 昊天:“不存在的!在玄诚子师侄的鼎力支持下,天庭人才济济,根本不需要向道祖哭诉。” 截教气运不稳,最终导致三教反目? 通天:“不存在的!不就是镇压气运之宝吗?玄诚子师侄把先天五方旗和混沌钟放我面前任我挑选。”
榴莲老酒神话修真

从先天功开始纵横诸天

徐浪获得氪金系统,只要通过氪金,就能够变强。 于是为了钱,徐浪在地图上画一个圈。 想要金山吗?去澳大利亚! 笑傲世界轰轰烈烈的大航海开始了!
哆啦i梦东方玄幻

抽取技能,探索地牢

传说这个世界有着神奇的特质 吸引着破碎的世界碎片来强化自己 带来的可能是一片建筑,一个地区,或者是一段历史 这些在这个世界被称为大地的牢笼即地牢 财富,力量,权利,一切的一切都能在无尽的探索地牢中获取。 生命,情感,自由,一切的一切都是探索地牢所要支付的代价。 凯恩看了看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冒险之书》 翻开看了看,这不就是游戏系统嘛。 他知道,自己要起飞了。
喝可乐不游戏异界

终宋

终宋一朝都未收复燕云,终宋一朝皆被外敌欺侮……南宋将亡之际,那些终宋一朝都没能达成的伟业,他要做到。
怪诞的表哥架空历史

朕的妃子都是人才

胎穿此身,五岁登基,十五亲政,现年二十五。 在位期间,朕烧玻璃,制肥皂,研发水泥,育种水稻。 教太后麻将养老,率将士塞外烧烤,创建皇家银行,修缮各省直道。 这才有了巍巍大岳的太平盛世! 然,好景不长,世道难料。东南大水,西北大旱,地震频发,边患侵扰。 承平已久的群臣请朕下罪己诏,向苍天祈求,诚意祷告。 朕呵呵一笑,这是历史架空文,各位莫非走错了频道。 于是朕发出四道圣旨,派遣三位钦差,仅仅两个多月,朝堂再无一声牢骚。 罪己诏,开玩笑,朕还要泰山封禅,跟那老天唠一唠。 良辰吉日,泰山之巅,少年天子,意气风发。 就在此时,圣光乍现,云海中一个改变朕世界观的人御剑而来……
泥白佛幻想修仙

我的诡异人生

“欢迎来到完美人生模拟器!” “你可选择模拟自己或他人的人生,以此寻求诸多人生难题的解决方案!” …… 一块从已故双亲手里传下来的手表,让苏午开启了未来人生模拟器。 他本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借着这个模拟器,走上完美而没有缺憾的人生,却不料事情朝另一个方向发展了。 未来里,只要有光就会出来杀人的恶诡; 悬在天穹里笼罩一个城市,就让一个城市没有活人的红灯笼; 能借助手机窥探他人具体位置的猩红之眼…… 这样的未来真的会到来吗? …… “你死了。” “本次模拟结束。”
白刃斩春风高武世界

大国军舰

著名的船舶总师秦涛回了三十年前,回到了他曾经抛弃的明州造船厂。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厂长和出纳卷钱跑了?秦涛出手捞一桶金。快艇的速度不够?那就多挂发动机!红旗61的弹翼不能折叠?秦涛来解决! 挖泥船、LNG船、双体导弹艇、隐身护卫舰、神盾防空舰…看秦涛如何一步步地铸造大国军舰!
华东之雄军事战争

悟性满级:剑阁观剑六十年

世间剑修三千万,剑阁门前尽低头! 剑道修行,养剑气,聚剑意,凝剑势。 十二万八千剑气聚为剑意。 三千剑意成剑道大势。 韩牧野身为剑阁观剑人,握剑在手,他能看到剑器里的前世今生。 观剑阁十万藏剑,领悟万般剑意。 观长剑“青禾”,获取一缕剑气。 观长剑“紫炎”,领悟原剑主人剑术燎原,获取烈火剑意。 观灵剑“山岳”,领悟巨石真人剑道心得,获取山峦剑势。 六十年观剑,六十年养剑。
我不是小号东方玄幻

神话解析,知道剧情的我无敌了

引子 千年前,史无前列的大灾变席卷蓝星。 灾难小时候,大地出现了一个个奇异的碎片,碎片里是一个个的世界。 这些世界都不一样,有通过内功施展武道的世界,有通过法元展现修道的世界,也有仙人降临毁天灭地的世界。同时人们发现,自己可以进入那个世界里面,俯身在某个人物身上,若是能够活到那个世界结束,就能够获得那个世界的伟力。 莫名其妙穿越到了这个世界的李素,惊讶的发现这个世界的那一个个的碎片里面的世界,居然全部都是前世看过的小说里面的故事。 于是..., “尹志平,放开那个龙女,过兄弟快来,这里有个臭不要脸的家伙!” “七公,您看这蜜汁鸡翅味道怎么样?还有这个麻辣羊肉串,您尝尝,尝尝,不用不用,降龙十八掌那是丐帮镇帮心法,我没那天赋,就想混个七代长老一类的...。” “仲少,子陵,香玉山那个王八蛋想借着素素来控制你们两,素姐不干,你们再不去她就没命了...。” “猴哥,是我,我啊,南部瞻洲的时候给你请你吃面的那个书生啊,你还有印象吗...?” “不是,教主您得讲道理吧?您可是三清,我道家师祖啊,截教就是一个天坑...。”
金峰无缺东方玄幻

超维武仙

“大旻无道,神器更易,此乃天命!” “帝君以一人之力镇压一国,已达武道极致,但……武夫终有极限,帝君何苦以武逆天,违抗天命呢?” 九天之上宛若谪仙的少年缓缓低头,俯瞰脚下诸国联军,感受脑海里两个共鸣激荡的【神】属性印记,悲愤叹息。 “【高维视界】、【命运褫夺】、【心胜于物】……” “哪一个不是直指本源的【神】系天赋?” “武夫!武夫!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们如此不尊重我?” “你们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法爷!!!!”
万事皆虚异世大陆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所以你一直在骗我,是吗?” 她颤抖着抬起目光,却发现自家师兄那原本熟悉的面容,此时却陌生得可怕。 “欺骗?怎么说呢。”师兄轻蔑地笑了一下,摇摇手指,“只能说你们所有人,从一开始就不了解我的真面目罢了。” 他潇洒地转过身,向着至高的天空王座信步走去。 绝世剑光,炽海怒焰,星斗银芒……若巨潮般汹涌袭向他的后背,却又仿佛遭遇无形之壁般被尽数挡下。诸般法术,万千光华,瞬息泯灭殆尽。 “可恶!”徐应怜咬紧银牙,偏头看向满脸冰霜的安知素,以及默不作声的石琉璃…… 众人迅速交换眼神,无论是不甘、绝望、悲伤、恐惧,亦或是……眷恋和不舍,如今都已经失去了意义。 现在最重要的,是将那个混蛋留下来!!!
幽祝原生幻想

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

突然收到的神秘书籍上,写的竟是自己的人生? 一旦选择改变命运,书中的人生也随之改变。 在书里,我遇到过虚情假意,经历过铁窗十年,见证了病毒围城…… 癌症、大巴坠崖、飞机失事、老年痴呆……甚至是末日来临,五花八门的死法,是命运对反抗者的惩罚? 谁都不是英雄,只是这多灾多难的命运硬生生把自己逼成了冲锋陷阵的勇士。 那些一遍遍杀死我的,终将使我更加强大! 通过一次次的人生模拟,我从金融市场获取财富,从凶徒手中拯救无辜少女,从未来获取超前科技…… 虽然总是会遭遇这样那样的灾难和意外,但我还是努力煽动着蝴蝶翅膀,一点点的改变自己的原本的命运。 无数次模拟之后,世界也走上了截然不同的轨迹。 然而这本自传又是从何而来? 在一切的背后,又隐藏着何种不为人知的阴谋……
空长青超级科技

卡师指南

虚空的注视下,万中无一的人类点燃火种。 林宵从混沌中醒来,携带卡师指南,目睹这个世界: 巨龙在白日创世,诸神在黄昏长眠,人类在黑夜抗争。 通天高塔,寡头垄断,机械飞艇,虚拟世界,光轮摩托,卡片具现……火种生生不熄,太阳照常升起,这是一段关于“卡师”的传奇。
北川南海原生幻想

皓玉真仙

天地如棋盘,万物如棋子。 待我执棋时,必将一袖推翻! 假丹大能夺灵重修,携至宝,成就皓玉海千古第一真仙! 不虐主,不圣母,新修仙严谨爽文
小道不讲武德幻想修仙

我要与超人约架

我在dc宇宙重生了,有个外挂,挨打就能升级,虽然技能点只能加防御。 大超被约架,似乎没赢过,每次都灰头土脸;蝙蝠侠与人约架,似乎没输过......或许可以和大超约一架,把防御加到谁也打不死的钢铁之躯?
辣酱热干面衍生同人

全球轮回:我的身份有问题

轮回塔:一个由无数幻想世界组成的神奇之地。所有人都有机会进入其中,以轮回塔赐予的特殊身份,在一个个衍生副本中拼搏、厮杀,使自己变得更强。 穿越而来的张放却惊喜的发现,对大家来说困难无比的副本,都是他前世看过的各种小说、影视、游戏作品。 而网络上所流传的那些,被无数人封为金科玉律的所谓攻略,也不过是盲人摸象、管中窥豹而已! 于是乎,张放意识到,自己一飞冲天的日子终于到了! 然后…… …… 电影世界、游戏世界、仙侠世界…… 千帆过尽之后,张放的内心是崩溃的。 话说,我的身份,怎么总是出问题!?
云东流东方玄幻

走进不科学

我曾与牛顿坐而论道,也曾与爱因斯坦并肩齐行。 我弄乱过普朗克的发型,也曾为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提过前序。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学霸穿梭于古今中外各个时空,用前人智慧开启人类未来的故事。 什么?你说这不科学? 不,这很科学!
新手钓鱼人超级科技